新娱手游网

古鬿在线阅读_古鬿全文大结局阅读

作者:cwlseo 时间:2020-10-19

| 安卓 苹果

下载 详情


我叫古鬿,我出生就没有见过爹娘,小矮子说我应该称自己的爹叫做父君,小矮子每次说这话的时候必定插着个腰,脖子晃来晃去,脸上尽显骄傲的神色。“古神是远古之神,纵使天帝在身前,也是配称君王的。”

但司命给我看的那些人间戏本子里,凡人都是叫爹娘的,那些十几岁的姑娘每每这样叫自己的爹娘时,总会得到一个大大的拥抱,看到这我便羡慕不已。

我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,总觉得听着不像个女孩的名字,天池里有条小鲤鱼精,经常从五重天跃到六重天来找我玩,有一次小鲤鱼精提起他的一个神兽朋友,说他因为喜欢吃人而被天君关进了天牢,他还拿了一张画稿子,得意洋洋的跟我介绍:“就是他,他叫鬿雀。”

只见画上是一只体型庞大的像只鸡一样的怪物,说是鸡,但脚又像老鼠,说是老鼠,但爪子又像老虎一样锋利。小鲤鱼精说:“阿古,你跟他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鬿字,你的真身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威武雄姿啊?”

我看着画上丑陋无比的神兽,对小鲤鱼精很是无语,自己当然知道自己是远古神的后代,没有所谓的真身,但内心还是一阵恶寒,果然就像那些话本子里说的一样,妻子是真爱,孩子是意外,爹果然不爱自己,才会随随便便取个名字就带着娘亲云游天外去了。

“殿下,你又在吹崖风,跟你说了这崖风不能吹的,本就没有多少神力,小心给你吹散了去。”说话的是个一身绿衣的青年,手里拿着件披风,长得倒是一脸清秀,但是个子有些一言难尽,站在古鬿身后足足两个头的身高差。

青年垫着脚把披风披在古鬿身上,在披风上施了法术:“古神传了消息来,说他一定会在你的历劫礼之前赶回来。”

“小矮子,爹这次是真的说话算话吧?”历劫礼是作为远古神的劫数,跟仙人们的飞升之劫一般无二,区别在于仙人的飞升需要法力进阶,需要承受天雷或者情劫等;但神却很简单,只需在三千岁之前的每个千岁洗涤仙根,掐着法印静心念三天佛法清心咒,一共历劫三次就可以定神根修习法术。

眼前的古鬿被崖风吹得衣裙飘飘,披风里只穿了一件薄纱裙,白色的薄纱裙尾拖到了地上,在半空中飘着,古鬿偏头看着小矮子,被风吹得惨白的脸色,水灵的眼底深处透过一丝悲凉,红唇轻启:“上次你说爹会在我七百岁生辰回来,如今三百年过去了。”

小矮子看着披在古鬿身上的披风,透白的披风在崖中的一阵阵杀风中金光闪耀,隐隐能看到咒印,小矮子眼神暗了一瞬,随后看向崖中的云团:“这次一定会回来的。”不管找不找得到解救之法,殿下的历劫礼,凭他一人是没法撑下去的。

“殿下,回去吧。”

古鬿点点头,回望崖中,崖里有面佛镜,时时刻刻释放着法印,一般神仙或者什么生灵误闯,瞬间就会变成空中的一缕微风,但能成功走过佛镜之人,便能在六重天来去自如。

司命是顽皮之人,当年误闯佛镜,古鬿站在崖上,心想又是个送死之人,没想到误打误撞竟让司命通过了佛镜看心,能通过佛镜之人要么是法力如古神那般,要么就是心性至纯之人,司命属于后者。

从此在六重天上,古鬿便多了一个说话的玩伴。

另外还有一条小鲤鱼精,他并不是通过佛镜上的六重天,他是凭自己的实力,硬生生从两天之间连接的天河中跳上来的,当时古鬿吓呆了,直直赞叹真乃神人也,这技法,恐怕就连天君也没法做到。

古鬿被小矮子扶着往外走,直到肉眼看不到佛镜崖才回头,长长的叹了口气,司命跟小鲤鱼精都没来,他们已经三天没上来玩了,是被什么新鲜的事物迷了眼,不再来了吗?

“小矮子。”古鬿声音里带着娇怒,小矮子并没有应答,他一听



天帝这个处罚说轻不轻,说严重也不算严重,既保留了天家威严又起到了震慑后宫的作用,不过天帝自家后院失火,虽然事情这样处理过去了,免不了这个二殿下之后会受什么样的对待,不管那个二殿下有没有说过那样的话,恐怕在天帝心里,已经生出了嫌隙。

“话说,再过几日就是小阿古的历劫礼了,说说看,想要什么礼物。”两坛子果酒已经被一扫而空,这果酒是司命教小矮子酿的酒,是天界数一数二的烈酒,古鬿仰躺在榻上,眼神已经模糊,论喝酒,她一向不是司命的对手,往往几杯下肚就睡眼惺忪了。

隐隐约约听到司命说话,古鬿努力睁开自己的眼睛想要回答,但奈何实在犯困,仰头沉睡了。

司命发现半天没有人回应,转头看向古鬿,古鬿翻了个身差点把空的果酒坛子踢下去,司命无奈的摇摇头,起身把古鬿半抱在怀里,往寝殿走去,边走边说道:“我说你这酒量,陪我喝了三百年怎的还是这样差。”

古鬿睡觉不老实,被突然抱起来生出了些脾气,动了动脚把鞋踢落在地上,小矮子跟在后面捡起来,小声嘀咕:“殿下才一千岁的年纪哪敢跟你几万年的酒龄比啊。”

司命轻手轻脚的把古鬿放在床上,手一挥四面的窗户应声关上,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裳,出了寝宫。“小柳,你家殿下醒来差不多就是历劫礼当天了,你同她讲,我会上来守着她的。”

小矮子微微低了下头,以示感谢,按理说他这样的精怪看见上仙应该行大礼的,但他是古神亲自点化,又一直跟在古鬿殿下身边,倒不是他自提身份,而是觉得这礼一拜,便失了殿下的颜面。

“有上仙的陪伴是殿下的幸运,不过古神昨日传来消息说他会在殿下历劫礼赶回来,所以到时上仙到访倒是略显不便。”小矮子说得委婉,但司命也听懂了,古神是不知道她可以上六重天的,小矮子是怕古神知道责怪于他。

司命手里变幻出一个黑色的小玉壶,玉壶里有两只蝈蝈,司命把蝈蝈交到小矮子手里:“那到时你把这给她,本想那天亲自送给她的。”司命眼里闪过了几丝失望,她为了古鬿的历劫礼,特意辞掉了三公主的百花宴,没成想却为了要躲着古神上来不了。

小矮子接过玉壶,他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,所以眼里带着大大的疑惑,看着玉壶里叽叽叫的不明物体。

司命双手握着折扇背在身后,笑了两声:“这叫蝈蝈,人界的东西,我给她找的历劫礼物。”

小矮子双手拿着玉壶,脸上尽是高兴之色,微微低头说了句:“谢谢司命,我家殿下铁定喜欢。”

再抬头时,司命已消失在大殿中。

古鬿做了一个梦,梦里面有条全身透白的小龙,小龙睁着一双眼睛看着古鬿,古鬿正想问他是谁的时候,小龙突然仰天长啸,再看着古鬿的时候,双眼留着血泪,古鬿惊醒,脸上冒着虚汗,她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梦,梦里的小龙她也没见过,但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莫名的感觉心慌。

那双眼睛有些熟悉,但古鬿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“殿下,梦魇了?”小矮子手里还拿着那个装着蝈蝈的玉壶,要不是换了身深绿色的衣服,让人以为还是两天前,而古鬿也确确实实睡了两天,按常理来说,要不是被那个梦吓醒,最晚也得睡三天。

古鬿摇了摇头,还在想那双熟悉的眼睛。

小矮子坐在床榻旁:“这样也好,可以好好准备明天的历劫礼,要是殿下不醒,我也是要在入夜之前叫醒殿下的。”

玉壶里的蝈蝈叽叽的叫个不停,打乱了古鬿的思绪,古鬿跟着声音看向小矮子手里的玉壶,惊奇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这叫蝈蝈,是司命送给殿下的历劫礼物,有趣得很。”小矮子一边说一边把玉壶

游戏推荐
更多+
热门新闻